西伯利亚小河沟

微博ID:陈嘻嘻Chan
陈等等,你可等等我啊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01

樾兔新坑!

时樾 x 威廉  部分ooc

时樾哥哥与原文人设相似(俊青哥哥是好人,时樾哥哥不是好人,嗯)

威廉人设与真人相似,从没来大陆的时候开始

初始背景在香港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Chapter 01

我们的生息之地是漆黑的无尽浩瀚中的一个平静的无知岛,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去远航。各个领域的科学探索都循着它们自己的发展方向,迄今尚未伤害到我们;但有朝一日当我们真能把所有那些相互分割的知识拼凑到一起时,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真实世界,以及人类在其中的处境,将会令我们要么陷入疯狂,要么从可怕的光明中逃到安宁、黑暗的新世纪。

 

在那金碧辉煌的、光亮无比的、以至于令人炫目晕厥的巨大吊灯下,西装楚楚的男人们举杯共筹。

时樾并不想在这种场合见到那个人。

或者说。

他并不想见到那个人,任何场合都不想。

但他却不得不站在原地,肌肉僵硬。

他看见威廉聘聘走近,眉眼依稀仍是记忆之中模样,可那神情大不相同。

是祸国妖妃,手指点点便能引得战火纷飞。

他感到自己成为人群焦点,个中原因大概因着面前的人。

威廉举杯,轻轻开口,嘴角不着痕迹微微上勾。

——“你好,时生。”


 

 

“第20号台风“珍珠”或将成为今年首个登陆本埠的台风,天文台预计珍珠将给本埠带来强风雨影响,提醒广大市民提前做好预防措施……”

街角卖萝卜糕的阿婆着急收摊,屋中半旧电视机闪着雪花播翡翠台天气预报,她挽一下半开的袖子,已能听见飒飒风声。

“威廉仔还未来……千万别遇上台风……”阿婆嘴里正念着,从街头拐角跑来一个年轻人,穿一身红色休闲衣,扣着兜帽,一路小跑。

“阿婆久等!”威廉微微喘气,摘下帽子,伸手拿过桌上留着的一盒煎萝卜糕,入手温热,正好够食。

“今天排舞到好晚,不好意思哦阿婆。”他笑,一只手递钱过去,另一只手已打开盒子准备品尝,“多谢阿婆帮我预留一份。”

“威廉仔乖,食完快些返屋企,听讲今日有台风。”

威廉乖乖点头,帮阿婆收拾完东西,又带回兜帽,捂上深色口罩,双手揣兜,准备寻一TAXI好返屋企。正值傍晚高峰期,人车涌动,鸣笛声四起,道路拥堵,枉提还有空车可寻。偏巧台风遇上高峰,来自南太平洋的雨水突至,“珍珠”袭港,大有泛滥之势。

天气好衰。

威廉懊恼。

三两步行至街角屋檐下,缩头准备暂避片刻,耳尖听到隔壁酒吧音乐,身子不由自主随音乐晃动,眼见天空暴雨扑面,大概一时半刻不能停歇,索性身子一转,钻进酒吧——便以避雨当做借口。

进了门却并不是酒吧全部,音乐声来自门内音响,乘电梯进入地下,光影斑驳,四周奇异图画,威廉好奇心起,港城半数以上酒吧他都有过光顾,却未来过这家,看起来如此有趣。

Lucid Dream

清醒梦境,大概是清醒着发梦的意思吗?

名字亦好有趣。威廉心想。

他步进酒吧内部,刚至傍晚,并无太多人,歌手懒懒拨几下吉他,显然还未到时候,于是只好寻了位置坐下,抱着杯果汁小口喝着。

 

时樾坐的位置刚好可以看见威廉。

酒吧在地下,少光,全凭通电照明。威廉穿红色,小巧的耳垂坠着两枚金色耳环,窝在柔软卡座,小口饮着同样颜色鲜艳的果汁,灯光透过玻璃杯,流光溢彩,大胆明艳。

像豹子,像猫咪。

时樾换了个坐姿,眼睛仍未离开之前目标,威廉似乎有所感应,也跟着动了动,耳尖配饰便跟随晃动几分,闪出莹莹光彩,似乎屋内光源便在此处。

“开瓶龙舌兰。”时樾道,“送他。”

侍应生为难:“老板,那位客人刚刚还说自己不喝酒。”

时樾挑眉。不喝酒吗?

他瞧见威廉手中西瓜汁,笑出声。

于是便也没再讲话,低头点了支烟,黑暗中星星点点。

 

夜渐临。

“珍珠”来势汹汹,似要将港城冲垮,阿sir穿雨衣疏通防洪,街上仍人车拥挤,许多人挤在半路,只有锤方向盘泄愤。

Lucid Dream中格外人多。

今夜似乎是街舞主题趴,脏辫青年舞台中央来一个moon walk,威廉把兜帽裹紧些,努力压抑内心舞魂。

“不一起玩吗?”

有人拍他肩膀,威廉抬头,瞧见时樾举着酒杯看向他。

一个很奇怪的人。

这是威廉对时樾的第一印象。

他有些讨厌时樾的眼神,锋利,像尖刀,弯眉笑时,又像沙中玻璃。

但威廉又不得不承认时樾是他见过最漂亮的人,纵使他见过那么多娱乐行男女——当然除了自己和家人以外。

好看的人总是让人没法拒绝,于是威廉礼貌性的接过时樾递过去的酒杯:“我……不会跳舞。”

时樾笑:“怎么会,你看起来就是一名舞者。”

威廉也被挑拨出些兴致,歪头追问:“你怎么看出?”

“直觉……或者是第六感。”时樾回答,“对不住,我粤语不是很好,但你大概听得明。”

他的粤语带些北方口音,大概是从大陆来港。

“不要紧。”被人认出是舞者,威廉心情大好,敌意减半,好心放慢语速,“你的直觉很准,我是很钟意跳舞。”

“所以,一起玩吧。”时樾把威廉搁在桌上的酒杯又往前送送,“别怕,Lucid Dream不会有狗仔,或者,饮口酒会胆大些。”

威廉被“狗仔”二字惊得猛抬起头,眼睛亮晶晶瞧着对方:“你识得我哦?”

“是,我是你的粉丝。”

说不清惊讶还是开心,威廉心中生出几分亲近感,情不自禁便拿起酒杯,浑然不觉,两口烈酒下肚。

甘甜。

辛辣。

口腔至胸肺至腹部。烈火燃烧。音乐音量陡增。

威廉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舞蹈动作像与生俱来的条件反射,他跑到舞台中央,裤脚牵引露出纤细小腿,几点羽毛纹身若隐若现。

焦点诞生。

时樾嘴角噙笑,手机屏幕微亮,几个字母发送至未知IP。

Done。

 

酒醒是不存在的,于威廉而言,那样烈酒,大概会整夜醉态。

好在家姐电话让他暂时寻回理性,步子虚浮,上电梯时险些摔倒,旁边生出好心人,帮手扶一把,威廉转头,眼睛又亮起来:“是你哦。”

时樾一手扶着威廉胳膊,另一只手揽着对方的腰,入手柔软,体验好过靓妹。

“今夜有台风,大概是打不到车了,我送你吧。”

威廉眨眨眼睛,睫毛微颤,蒙着层雾气,他许久没说话,只定定瞧着时樾,一时间竟将时樾瞧得有些心虚。

“不可以吗?”时樾又问。

电梯缓缓行至地面,门口音响混合雨声传来。

威廉忽然傻笑。

“可以啊!”

然后彻底醉晕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新坑!求赞求评求举高高!各种求!

评论(47)

热度(1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