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亚小河沟

想亲他的牙齿
想咬他的喉结
💖💖💖💖💖
只写水仙
🐰🐰🐰🐰🐰
微博:陈嘻嘻Chan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07

时樾 x 威廉 部分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  07

 

气氛诡异。

时樾举叉子,上面插块萝卜糕,似街头哄骗幼女怪叔叔:“威廉乖,你最钟意萝卜糕的。”

威廉鼻头红红,似乎强忍:“我可以自己吃,不需你帮手。”

叉子仍在往上送,香味飘来飘去:“可是我听见萝卜糕讲,威廉哥哥受了伤,自己吃饭胳膊会痛痛,他们心疼威廉哥哥的,但是又不能自己跳到威廉哥哥嘴巴里,只好拜托好心人时樾哥哥帮忙。”他说着话,扮作天真模样,此时刘海未全梳起,蓬蓬松松盖在额头,倒真似乖乖好学生。

威廉被时樾神态逗弄的险些笑出声音,点解昨日咸湿仔,今日倒变幼稚园小朋友。

“萝卜糕是无罪的。”时樾眨眨眼睛,他粤语本是后天学习,此时还要恶意卖萌,语调略微上扬,倒似撒娇。

威廉举白旗,其实内心早已对面前美食向往已久,张口便咬了一大半,然后鼓着腮帮子细嚼慢咽。

晨光熹微,半片窗帘光影铺在威廉侧颜,人间美景。

来来往往一盒萝卜糕下肚,时樾盯着威廉唇间残留油渍,小巧舌尖偷偷伸出舔舔唇角食物残渣,一层淡淡的透明金色附在柔软粉嫩,微微张开欲拒还迎。

他仲冲时樾笑,露一排整齐白牙。他在时樾面前很少这样笑。

像巴特弗莱,仲要飞入凡人掌中,一声声说着,挂住我,留住我,好唔好。

丘比特在拉弓搭箭。

时樾直愣愣便吻过去。

蹭过翅膀还有颤动的身躯。

却只是蜻蜓点水,便礼貌退去。

威廉睁大双眼。

他的眼眸中映过时樾的影子,清晰放大,却又似迷蒙雾中,稍纵即逝,使人眩晕。

“你做什么!”耳尖红红。

“我想亲亲你的牙齿。”时樾摆出无辜样子,“是它们要我亲亲的。”

好似采花人,声声道,明明是花美误人,勾引我去采,做乜要讲是我摧花。

好不讲理!

威廉嫌弃,拿手背把嘴巴蹭过七八次才算罢休。时樾得以亲近芳泽,心满意足揉揉威廉脑袋离开,料想威廉目前身体,也不至会一路追杀。

于是,夜半洗澡也成问题。

身上部分伤处不能碰水,威廉自己又行动不便,按理应由他人帮手。奈何威廉对时樾实在抵触,便坚持挣扎自己去浴室,时樾把威廉按住:“我帮你不好么。”然后故技重施,眨眼卖萌。

威廉转头:“不好。”

“你是不是讨厌时樾?”时樾歪头去追。

“你才知道?”威廉回答十分干脆。

时樾抽抽鼻子,憋出三分哭腔:“那你等我两分钟,不要乱动,我会让你讨厌的时樾消失。”说罢便当真放开威廉,独自离开。

威廉专业演员来的,时樾演技太差一眼看破,可见时樾当真走去其他房间,又听见关门声音,心中也有些奇怪,双手撑在床头,想看时樾又有什么新花样。

不多时,威廉正在喝水,只闻见开门声响,抬头,差点被一口水呛到。

时樾穿一身兔子连体睡衣,两只耳朵还高高竖起,他一路蹦蹦跳跳到了威廉近前,弯腰凑近,还扭扭屁股,小短尾巴也跟着抖抖。

“讨厌的时樾已经不见了,现在是樾樾兔为你服务。”时樾低头,正对威廉的脸,伸手捏捏威廉鼻子,“你讨厌樾樾兔吗?”

屋中只点两盏桔色暗灯,映的时樾眼神忽闪忽闪,威廉实在忍不住,一把推开近在咫尺的人:“你变态来的吧!”

时樾受挫,蹲在地上,两只耳朵也耷拉下来,只低头做伤心模样。

是猎犬收了獠牙,扮奶狗讨人欢心。

“好啦,看在兔兔的份上,我就先不讨厌你了。”威廉笑出声,拽拽时樾衣服上的耳朵,“拜托樾樾兔帮忙威廉。”

樾樾兔瞬间开心,抬头正对上威廉自然垂下两条细长幼腿,对方坐床边,只着条大短裤,伤处缠着绷带仲有淤青。

竟有凌、虐美感。

威廉伸手要拉樾樾兔站起,却见到兔兔红了脸,怎么兔兔没有红眼睛,却有红色的脸?

樾樾兔赶紧转移注意,背过身去,要背威廉去浴室。威廉已经答应时樾,便也不再扭捏,原本要他走去浴室也是颇有难度。

如此和谐。

 

威廉便住下,时樾整日陪伴,倒似无业闲人。威廉初时还有不适应,久之竟也习惯与时樾共处,他原本网瘾少年来的,没了手机网络,又不能跳舞运动,多出许多空闲,时樾便拿了吉他给他消遣,威廉惊喜,道一声:“你好懂我心思。”

时樾支脑袋坐旁边,扮作小学生模样好好听课:“我想听你唱歌。”

威廉笑:“好啊。”

手指轻拨调调音调,明媚如梦境,是缪斯,是海妖,是一声声勾引堕落的美人鱼。

可偏生天人样貌,边个会不动心?

他开口,唱大城小事。

这首歌太火,时樾却是初次听见。

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,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。

他呆愣,不自觉换了姿势。

呵,吻且容易,却有几人能够豁出去。

大概坏事做够,连来世再见也不敢提及。

他似乎产生幻觉,听到枪声响起,惨叫不绝。

“校训!”

“荣誉!忠诚!责任!”

时樾垂目。

宛若泥人落水,得救上岸便已是万幸,又哪里奢求天父垂怜,污染神女裙摆。

威廉唱完末句,抬眼,却见时樾垂头,光线晦暗看不真切:“你……哭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时樾一抽鼻子,抬首。

威廉望住时樾,停顿数秒慢吞吞说道:“你知我点解不钟意你?”未等时樾答话,威廉又道,“自遇上你便无好事,我都不知点解你总跟我一人,不换他人折磨……”

“可我与你共处几日,又觉你不是完全坏人,你讲你是否有原由?”

时樾伸手遮住威廉目光:“你唔好这样望着我。”

多谢天色淡漠,暗涌翻沉,否则便会睇见有人泪腺耸动。

“大概要讲你太过天真,你见过哪个强jian犯还需说出原因。”

“你错了,我就是坏人,完完全全烂仔衰人。”

威廉咬唇:“那你又点解帮我治伤,又许诺搞掂狗仔,仲有扮兔兔哄我。”

烂仔衰人忽然笑出声,站起身步步逼近。

“因为我中意你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更新比较慢抱歉~

求小心心求评论各种求!么么么!!

评论(24)

热度(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