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亚小河沟

想亲他的牙齿
想咬他的喉结
💖💖💖💖💖
只写水仙
🐰🐰🐰🐰🐰
微博:陈嘻嘻Chan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10

时樾 x 威廉 部分ooc

久等啦~这章是俩人纯腻歪🌚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  10

 

机械轰鸣声音猛增,机车急转突破霓虹,同疾驰车辆擦身,橡胶亲吻大地,在小巷入口骤停。

威廉被吓一跳,死命抱住时樾的腰不敢松手,摩擦产生刺耳噪音,威廉瑟缩着大喊:“发乜颠啊你!”

时樾微微后仰,一把除下头盔:“你刚刚讲什么?试?同我?”

威廉心跳加速,松手大力推开时樾:“听不清就算了!我要返屋企训觉!”说完,跨下机车便要走。

时樾追过去拖住威廉的手,双臂合拢做锁链困住:“我听得清听得清,只是不敢相信。”

威廉转身,做凶凶模样:“我话于你知袄,同我拍拖好麻烦的,我们不可以公开,在公共场合不可以亲昵,我如果同其他女孩子工作,你不可以呷醋,另外我的休息时间好少,大概也好少同你出去玩,因为我要陪妈咪,现在你还要不要同我拍拖?”

大概天父当真听见祈祷,做够坏人原来也有赎罪机会。

时樾未言语。

他只收紧小臂,引威廉撞近,皮肉隔布料欢喜过招,他垂眼,刘海微乱,头发蹭过威廉鼻尖,温热唇瓣去寻天命之所。

钙质刺向汁肉。

柔软的花瓣交叠跳舞。

这般好光阴纵没太多又如何。

只一分钟也不算枉度。

砒霜也要饮到底。

算冲动吗?

威廉被吻的迷迷糊糊。

原来情动是这般模样。

模糊地迷恋一场,就当风雨下潮涨。

忽然听见巷口有窸窣声音,是有人经过。时樾头也未转,手一用力直接将威廉推到墙边,半边身子遮住威廉,抵着墙壁继续侵袭。

过路人吓了一跳,灯光昏暗,又看见路口机车,原来是亡命鸳鸯做一对。

啧啧啧,伤风败俗,快些掩面奔过。

有人来时,威廉惊出冷汗,以为港城狗仔竟然如此犀利,看到是路人心中稍安,危机解除一把推开时樾。

“喂,你好好讲话,做乜动手动脚?被人拍到又是明日花边素材!”

“我哪有动手动脚?明明只动嘴。”时樾无辜脸。

威廉一只脚踩在墙上,膝盖对准时樾,生生撑开距离:“同我拍拖这样麻烦你仲愿意?”

时樾小小动作,去勾威廉手指:“同我拍拖也好麻烦,你当真愿意?”

威廉忽然想起阿哥话语,还有那个身份成迷的安总,关系错综,或许还涉及未知领域,更有之前痛苦回忆,大概当真冲动,刚刚居然不假思索。

他许久不讲话,只低头躲时樾勾来的手指,时樾连呼吸都屏住:“你,是不是后悔了?”

喧嚣渐远,他亦有些许后悔,担心自己莽撞连累他人。

威廉是美好的、纯净的、无辜的,自己既然打定主意做恶人,又点解要拉爱人入局。

命中命中。

他收手转身,不敢再去看威廉眼神,怕自己心思流露,会不舍离开。

却猛然被威廉由后抱住,他感到温热气流包裹耳廓,一点一点共鸣变大。

“我既然决定,就不后悔。”

时樾叹息:“可我后悔。”

“后悔,若早知会有今日,点解初时要那样对你。”

这样珍宝,若可抱抱同眠,短命几岁也情愿。

“我知你一定是有苦衷。”

“你不问我原由?”

“不问。”

“你点解会答应同我拍拖?”

“你讲你中意我。”

时樾被逗笑:“哪会有人不钟意你?”

威廉眼睛亮亮:“不一样的,我也中意你。”

“你……钟意我哪里?”

威廉不语,他亦不知,或许他受虐体质,或许相处生情愫,或许酒吧初见便留印象,又或许没有原由。

哪有动情是意外。

大概那日听到时樾告白,那十秒灵魂已卖掉,慌慌张张借雷声掩过,心跳砰砰,祈祷这句告白是真话。

“那你钟意我哪里?”威廉将情话机会丢返时樾。

“哪里都钟意。”时樾回答毫无新意。

阶砖不会拒绝磨蚀,窗花不可幽禁落霞,喜欢随眼神便能跳脱暴露。

点解自己要开头问这种问题,钟意这种事情一眼就足够。

“你不怕我烂仔衰人?”

“我知你是好人。”

时樾心跳一滞。

天使救赎恶魔。

笑起眼里有星河,便做灯塔引路。

他好久未听人用这两字形容自己。

他紧紧拥附着威廉,黑夜只心跳声为伴。

“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时樾贴近威廉耳畔。

威廉微微侧头,耳廓摩挲着时樾唇瓣,他听见对方声音有些带哑,又故意压低,仿佛微风中偏融细沙。

“我是一名军人。”

威廉笑:“那我还是警察呐!你又讲假话骗我。”

时樾也笑,却未解释再多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更的有点少,因为接下来的剧情有一点点虐,所以不想搅乱氛围,就留着下章更

话说大家想年前看还是年后看,下章会稍微虐一点

(大过年的虐多不好,我建议年后)

(我不是给自己年前不更新找个理由)

(原计划年前完结我真的是想多了)

评论(17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