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亚小河沟

微博ID:陈嘻嘻Chan
陈等等,你可等等我啊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11

时樾 x 威廉 部分 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  11

 

于是,借星光作恶,推搡撕扯如同打架。

指腹扣向皮肉,避过指甲,像玫瑰拔去硬刺。

大概私奔男女都会有此镜头。

小旅馆阿婆已经睡下,惺忪持钥匙来迎客人,借提灯瞧见两人模样,咦,原来不是叛逆男女,点解是两个后生仔,一个还窝在另一个肩头,这样夜里不返屋企?

“阿婆,麻烦您,我细佬饮多酒。”时樾明目张胆揽威廉细腰,隔衣料都能抚到腰线流畅如沟壑奇观。

威廉整张脸埋在时樾肩头,只露只耳朵如同滴血,天知道点解就随便进了街边小旅馆,似乎要做全套私奔戏码。

好在阿婆或许只识周润发,未给狗仔多爆料机会,她引两个后生仔到了楼上,临走还热心询问是否需要帮忙。

时樾关门,回头见威廉呆呆坐在床头,有些歉意:“我在酒店有长期订房,不如换……”

“你想我被狗仔拍到同你共进酒店?”威廉抬手,轻轻拍了下时樾脑袋,“嫌我不够惨吗,时生?”尾音上扬,舌尖轻抵贝齿,摩擦带少少懒音拖沓,他微歪头,半只酒窝呈蜜。

时樾动作一滞,似乎好久无人敢拍他脑袋,愣了愣,随即反应过来,凑近威廉,摆出天真无辜模样:“可是酒店的床比较大……”还配合眨眨眼。

威廉被吓一跳,情不自禁便向后躲避,时樾不依不饶俯身紧追,领口微开,由于太近即便淡香也溢满鼻:“威廉,我好中意你叫我时生。”

“点啊?”威廉苦苦撑着身子,瞪眼回嘴。

“就好似暗恋教师的国中女生。”

时樾得寸进尺,威廉手腕酸痛,力道一卸,与床亲密接触。

只墙角昏黄灯光,映威廉半边脸庞光影迷离,浮世绘亦不敢着墨,石墨描摹不出三分神韵。

“威廉……”时樾念一句。

声是追魂散。

一字字嵌入皮肉,让反抗都无心。威廉下意识去推时樾手臂,手指刚碰便停滞,血管都叫嚣心情。

“多谢你。”几多幸运,大概三世修福,才换今生相识,时樾俯身,亲吻威廉的额头,如同觐见女皇。

“谢什么?”天使犹在懵懂,声音闷在爱人动作中,至美不自觉。

时樾便不语,嘴唇印过曙光缓缓慢慢一路而下柔软交融,如诚心信众,手指做好搭档配合默契,探寻罗衫交叠深处。

提琴做引,用身体演奏交响乐。

如此似乎理所当然。

只是未料这样理所当然。

威廉尽力回馈,做好好情人模样,他不知自己此时几多诱人,是庙会初见三小姐,是断头台前百艳鬼。

前xi做够,春意渐浓。

手指伸向腰带,乐曲即将进入高cHao。

啪嗒。小锣轻敲。腰带打开。

深海蛇妖现真身。

手掌擦过边界线,便欲向内探寻。

猛然间,是琴弦绷断仲是乐谱落地。

若有观众必定站起喊嘘。

时樾被威廉推了一把,一切暂停。

“我……我想起还未与屋企通电话。”

时樾叹气:“你今晚有杀青宴,应该早与家人打过招呼吧?”

“我……”威廉低头,想不出其他谎话。

“对不起。”时樾扯被子遮住威廉大腿,“是我错。”

威廉犹自发抖,连眼圈都红大半,不似情迷,却像惊吓。他本以为做足准备,自己又非童子初次,既已决定接受时樾,就不应再有芥蒂。

可他低估初次阴影——时樾亦是。

那痛苦、强迫、逼仄的初次。

即便威廉尽力配合,连亲吻都与情侣无差,可当涉及敏感地带,仍从心底抵触、恐惧。

他忍受不了与犯ren做Ai,触摸已是极限。

“你……是不是好难受。”威廉抱膝蜷缩角落,微微瞧向时樾,急火已经被撩惹。

“没事,我去洗澡。”时樾转身进浴室。

水声哗哗响了一个钟。

等时樾出来,威廉仍是呆坐姿势。

他张张嘴,想再道歉,却无法出声。道歉大概是最无力话语。他只好坐床边,想靠近,又不敢。

因果轮回,恶果自食。

是威廉先开口。

“我……”却只吐一字便不知如何继续。

“别讲,我知。”时樾小心靠近,“你愿意吻我已经花光我好运,如果再求太多,便是我贪心。”

“是我没有准备好……”威廉咬唇。

“哪有受害者认错。”时樾笑出声,“多谢你仍觉我是好人。我们时间好长,如果你不反悔,我们仲有好多时间相处,是不是?”

威廉仍皱眉头:“可我下星期就要去大陆工作六个月……”

“下星期?”

“是呀,前辈推荐我去大陆,讲那边好好……”讲起未来威廉总算展颜,“我之前便有学习国语准备过去,最近有剧组愿意要我,我好开心。”

“是……是好好。”情不自禁,笑容感染。

“诶?”威廉忽然想起什么,“我记得时生是大陆来港,不如我们一起……”

“我也好想,可惜我在港城仍有事情。”

威廉低落,拉时樾浴袍袖子可怜巴巴:“这样啊……那……我只求你一件事情,可不可以不再针对阿哥和陈氏?就算……为我……”

“我答应你。”

当是谢你知我是好人。

 

 

讲是六个月。

影视城来位港城乖仔,初来乍到连助理都无,戏外礼貌谦逊傻乎乎,导演一喊瞬间入戏,于是六月之后又有新片上门。

边个不爱威廉。

威廉通告亦成倍增加,他乘飞机去陌生城市参加活动,一个人推行李刚行两步,忽然被大炮尖叫包围,威廉吓了一跳,初时以为是狗仔,仔细看却多数年轻女孩,好似个个精心打扮,大声喊他名字。

不知是害怕仲是害羞。

他竟然落荒而逃,钻进机场卫生间。

女孩们面面相觑,威廉这是被我们吓到了?哎呀呀,好可爱!

威廉坐在隔间,喘两口气,心跳仍然砰砰砰,他拿出手机,手仍颤抖,神使鬼差拨给时樾。

忙音滴滴,响了好久。

时樾是在忙吗……威廉噘嘴。

等他要挂断电话时,忽然接通。

那边时樾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威廉?”

“时生!”

威廉兴奋:“我讲给你袄!我今天下飞机,有好多好漂亮的女孩子来接我哦!她们还一起喊我的名字!时生时生!我好开心啊!”

那边沉默几秒。

威廉奇怪,问一句:“时生?你怎么不讲话呀,你那边好安静。”

“我听到这些,也很开心。”时樾终于出声,声音有些低沉,似乎强忍。

“时生……你是不是生病了?”威廉听出不对。

“我没事。”时樾回,“马上有会要开,先挂了。”

“哦!那你忙吧!”威廉听话答应,刚要按断电话,对面却先响起忙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新年第一更,点个小心心再走吧!么么么

过去一年多谢大家喜欢我的文,接下来,我们继续一起爱霆霆吧!

PS.本文时间线与现实有部分OOC袄

评论(16)

热度(7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