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亚小河沟

微博ID:陈嘻嘻Chan
陈等等,你可等等我啊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15

时樾 x威廉  部分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  15

 

常家大少宴请各方名流,席间揽一人肩膀,邀各位多加照顾,几位好友惊讶,这不是最近爆红的那位明星?于是神情变作戏谑,都话美色即是原罪,原来常公子也有深陷之时。

常建雄连忙解释,讲不是他们所想那样,威廉来自港城陈家,各位若是有港城业务那岂不是两全其美?

威廉面露难色,偷偷拽拽常建雄衣袖,点解要抬出阿哥名字。

男人嘴笨,一时不知该怎样解释,总不能直接回复因为我钟意你,只局促脸红不知讲些什么缓解尴尬氛围,他心悦威廉却最难开口,细密心思总办坏事。

威廉笑出声:“我知你为我好,以后不要这样了。”他转身,瞧着满屋宾朋有些无奈,“上次见面还是在港城,昨天你话要约我见面叙旧,我以为会是在咖啡厅。”

常爸十几年前由部队高位退役从商,曾带常建雄亲自至港城拓展业务,便与陈家有过交集。而同威廉二者初时不过点头之交,奈何似威廉那般,边个不会过目难忘,更何况,威廉冲他笑眼,略带鼻音讲怪异港式普通话。

——“你好,我是William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掌中生刺,受不住,说不出。

常建雄低头:“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?对不起。”原来错过独处机会,当真蠢货。

威廉惊讶:“做什么讲对不住?”他笑,“我只是与陌生人共处有些不适,你当我是bro想要帮我来的嘛,我都知。”

只做bro怎么够?

常建雄血管沸腾,这才记起今日还有位贵客未至,一旁助理上前小声道:“少爷,时老板到了。”

他抬头,远远便见一人。

初时只是一瞥,今次方确认。

时樾着精致西装,便在原地站定不动。

似乎故意要让仇人确认,是何处厉鬼重生索命。

常建雄忽然头痛。

似有利刃刺骨,钻心入肺。

他强作镇定刚欲讲话,却被威廉抢先。

“时生!”

威廉急匆匆却不敢表现太过,只得扯常建雄衣角快步到近前。

“原来你也在这里!”

他又说,眸中有繁星璀璨。

时樾不动声色将威廉圈进自己安全领域,语气温柔:“是啊,真的好巧。”

常建雄手掌发凉,眼睛干涩发痛,喉咙嘶哑。

“原来二位认识。”

仲需装模作样。

威廉犹是局外客,眨眨眼睛天真问句:“常哥原来也认识时生的吗?”

常建雄饮口红酒,掩盖心情:“其实并不认识,只是听说是威廉最近的投资人,所以斗胆邀请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,“你好,我叫常建雄,原来二位已经这么熟悉。”

时樾挑唇,虚握住对方伸来的手:“你好,我叫时樾。”他说着,望了望身边威廉,若有所指,“我同威廉经常一起……合作。”

另一只手悄悄寻威廉臀rou,隔着布料捏一把,威廉猛地站直,脑中胡乱闪过二人前日疯狂,登时耳尖滴血,便连眼神都无处安放。

公然挑衅。

常建雄暗暗握拳,指节发白。

而时樾仲是不愿放过,眼波一转,笑语盈盈:“没想到威廉在大陆还有常先生这样的好兄弟。”

好兄弟。

所指多重。

一者讲同威廉隐秘心思,二者是笑曾经无知将恶人做兄弟。

这场初见较量,常建雄惨败。

于是便遁走,躲在卫生间用冷水刺激神经,失魂落魄。

他双手撑在大理石平台,冰凉如利刃,首战失利他如同丧家之犬。

镜面折射凝聚,显现一人影像。

常建雄怒由心生,刚刚威廉在旁仍强充镇定,如今心弦已断,转身挥拳便打过去。

时樾轻轻一闪,常建雄落空。

“原来常少的待客之道如此粗辱,威廉知道么?”时樾不恼,自顾自点了支烟,柔色顶灯似日光颜色,烟雾缥缈似薄纱,隐隐映出轮廓。

常建雄逼近:“时俊青,你想报复我可以,但是不要拿威廉做牺牲品!”

“威廉?”时樾自上而下睥睨,“我从未把威廉当牺牲品,我一直把他当我的爱人。”

他说着,眼中噙笑:“十年了,你都没有追到威廉,现在拿我做情敌,可笑。”

常建雄胸中憋闷:“我与威廉认识了十几年,你会害惨他。”

“我,害惨他?”时樾仿佛听见什么笑话,“所以你常少爷最是善人,不会害人的是么?我应该叫你什么呢?常少爷?小偷?还是,杀人犯?”

一声声如若雷击,常建雄眼睛干涩赤红,心脏狂跳。

半晌,他竟然平静。

微微仰头,轻哼一声。

“谁知道?”

“小偷,杀人犯,可都是你啊,时俊青。”

他紧紧盯住时樾,企图寻求对方面具破裂迹象,在这二次博弈中得几分胜算。

“你怎么知道,我没有当年事件真相的证据。”

“你没有。”

常建雄回复迅速。

“我已经看了你发给我的内容,那只是我父亲之前的贪腐证据,而你的目的是为自己翻案。”他终于如同找回主场,“你身后那位传说中的安总真是不简单,竟然能给你洗白成这样干净的身份再次回国,不过凭常家的关系,我劝你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战鼓擂动,竟似已到赛点。

真是好巧无人来此,没有观众好生可惜。

常建雄望向时樾,胜利姿态。

时樾幽幽吸烟,看不清神色。

“你刚才说我什么?”

他缓缓眯起眼睛,薄唇微张,吐出一个虚渺的烟圈。

“小偷,杀人犯?”

时樾笑起来,烟头随意按在大理石墙壁上,亮光熄灭。

“是,我的确是个罪人。不过,我是个强jian犯。”

他一寸寸靠近常建雄,笑的阴郁、暧昧。

“你猜猜看,我第一次同威廉做ai是在哪里?”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时哥哥和熊第一次正面杠!

下一章安姐上线!

虐樾兔二人组正式成立!

猜猜看时哥哥到底有木有证据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14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