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亚小河沟

想亲他的牙齿
想咬他的喉结
💖💖💖💖💖
只写水仙
🐰🐰🐰🐰🐰
微博:陈嘻嘻Chan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22

时樾 x 威廉  部分  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22

晚风媚人,窗纱轻掩,依稀勾勒人影。

安宁伏在时樾肩头,耳鼻中是淡淡的香水混合烟草的气息,她不由得想要更加靠近,那触觉观感比海洛因还要令人上瘾。

她知道,她没有办法离开这个男人。

她的眼耳鼻口,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因这个男人的靠近而躁动叫嚣。

时樾淡淡说着:“你累了,你需要休息。”

安宁急不可耐的撕咬着时樾的后颈:“我现在需要的是你。”她的动作愈发粗暴,直至将时樾推抵至墙头,如同一只发qing的母兽。

时樾轻轻亲吻她泛些潮红的脸颊:“乖乖睡觉,我不会离开。”

他的声音略低,居高临下的望住安宁,眼眸如同潭水清幽,神秘深邃。

安宁不由得止住动作,她窝进时樾怀里:“你开始讨厌我了么,你怨我对你控制太深?还是说,你嫌我老?”

时樾不说话,只是伸只胳膊揽住安宁,月光下彻,半片身子笼罩进阴影之中。

安宁微微仰头,心底一点点下沉,她忽然笑起:“你知道的,离开我,你活不成。”

她转身,望向窗外的领地,大片罂粟花海风中肆意摇曳,她忽然感觉一切索然无味,心思低沉如同空中云雾翻涌。

“你是我的恩人,更是我的主人,我不会离开你。”时樾走过去,微微隔着些许距离,“你不相信我。”

“我要的是什么,你知道。”安宁回身。

时樾低头:“夜深了。”

安宁心中叹息,抬眼望住时樾,从心底升腾出一阵慌乱:“你别走。”

“我不走。”

时樾关了墙角的灯,屋中最后一丝暖光消散,只余月光由缝隙刺入。他坐在床头:“你睡吧,我陪着你。”

安宁终于屈服,顺从躺下,她再看向时樾最后一眼,乞求能做场绮丽梦境。忽然,一点微光闪过,安宁终于注意到时樾耳尖多了枚亮银色的耳钉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她问,眉头微皱。

时樾不自觉伸手摸摸:“刚刚买的……”

安宁妒火丛生:“你怎么会买这种东西,是威廉送给你的吧?”

或许为了印证想法,安宁起身,猛地捉住时樾胳膊。

时樾有些紧张,黑夜掩饰了他的表情。

这的确是威廉给他的。

泰哥忽然而至,匆忙中威廉只塞给他一个盒子,告诉他盒子中两只耳钉中的一只有定位装置,要他随时带在身边。

时樾轻轻拍拍安宁小臂,似乎安抚情人。

“你又不相信我。”他缓缓开口,伸手摩挲着摘下左耳的耳钉,然后顺理成章卸了安宁的力道,借月色一点点戴在安宁的耳尖。

时樾笑,手指仍停留不放:“我买给我们的,一对。”他的右耳仍留下一只,与安宁耳尖交相辉映。

仿若早恋男女的把戏,安宁却无可招架。

她早已忘却考量这话语真假,只感觉被时樾触碰过的耳尖发烧灼热。

初遇那天的预感分外准确,这个男人是她的克星、死门。

安宁沉沉睡去。

梦境大概甜蜜绮丽,尽管她的枕下仍藏着把手枪。

时樾靠在床头椅上,笑眼表情渐渐恢复凝滞。

无尽的黑暗吞噬灵魂,虚伪做戏的模样连自己都深深厌恶。

他摸摸耳尖的饰品,他亦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安宁的那只中藏有定位。

他只希望威廉就此结束,千万不要再多牵扯进来。

长夜漫漫。

 

港城陈氏。

当年细佬北上,陈伟森本有些担心,仲又听讲威廉拍戏受伤,忧心忡忡几乎要抛下公司前往探班,好在苦尽甘来,威廉仔渐渐走红,便就连他这位阿哥在内陆也多些知名度。

威廉休假,兴致勃勃要全家去泰国旅行,难得团聚,于是举家前往,可这日,陈伟森夜里睡醒,忽然发觉细佬不在酒店,而过了少时,手机叮铃,竟然是有邮件发送。

来自未知ID。

他点开文件,表情逐渐凝重。

翌日清晨,威廉从外风尘仆仆返嚟,手中还拎些当地小吃,讲是酒店早饭难吃,便亲自起早去买。

陈伟森沉默不语,直至早饭用定,他单独留下威廉,阿姊亦发觉情况不对,便先行领家人出门游玩。

威廉心虚,低头小小声:“阿哥,什么事啊?”

“你昨晚去哪里?”开门见山。

威廉诧异抬头,没想到居然被阿哥发现,他不会撒谎,嗫嚅半天,眼睛几乎要眨干。

“我……我出去……”

陈伟森声音低沉,把手机递过去:“你看看这个。”

威廉接过,只第一张,他险些把手机掉落。

他与时樾在街头拥吻,连角度都把握刚好,灯光正正映在脸庞,意乱情迷。

他又翻一张,啪嗒,手机砸落地上。

是时樾同安宁合影,尺度颇大。

虽然威廉早就猜到时樾安宁关系,可这样直面冲击仍旧使他难以淡定,何况身边仲有阿哥在场。

陈伟森捡起手机:“这都是昨天夜里不知边位发送过来,你是在同照片上的人拍拖么?”

威廉咬牙:“是。”

“你昨夜出门也是去见他?”

“是。”威廉几乎不敢直视阿哥眼神。

“这是之前同你一起出现在花边新闻上的那位时总吧?”陈伟森又问,“那这个女人呢?”

威廉不知从何说起,关系混乱。

“她就是那个安总,安宁。”

陈伟森亦觉这关系复杂难懂,虽然都是熟悉人士,却串联起奇怪联系。

时樾身份多重,难以捉摸,而那位安总更是令人色变人物。他担心威廉受骗甚至粘连危险,有心棒打鸳鸯,可自细便不愿干涉细佬选择,如此强硬亦不是他风格。

忽然他感到衣袖被人轻轻扯住,低头,威廉眼圈发红,小声哀求:“阿哥,你能听我慢慢讲给你吗?”

陈伟森望住自家细佬的眼眸,那分明是动情模样,心知再难回转。

他心中叹息,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耳钉是个关键点~

安宁的戏份明显比熊的多啊,哈哈哈,熊表示不服

以及多谢安姐助攻,威廉终于向家人公开樾樾了

评论(9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