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伯利亚小河沟

微博ID:陈嘻嘻Chan
陈等等,你可等等我啊

【樾兔】暗涌 chapter 24

时樾 x 威廉  部分   OOC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hapter 24

威廉终日与家人在一处,连食美味都如同嚼蜡,这天正是在泰国最后一日,已经订好机票准备明日返港。

入夜,威廉辗转难眠,他脑中浮现尽是时生模样,他的心口一阵绞痛,似乎感应到时樾受苦。

明明离的那样近,却无法相见,而再见又不知该是何夕。

他终忍不住,咬咬牙从床上爬起,他与陈伟森同处一室,生怕惊醒阿哥,轻手轻脚攒够胆量才向门边走去。

“你要去哪里?”床上的阿哥幽幽开口。

威廉吓得险些摔倒,紧张到讲话都磕巴:“我……我出去走走……”

陈伟森起身:“又想去找那个时樾?”

威廉揪住衣角,憋了半天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“我知你心中想什么。”陈伟森叹气,“我坚决不让你去,如果时樾出事,你会恨我。”

“我想知的是,你有否同警方联系,如果你贸然进入警方是否有可行方案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威廉心脏砰砰直跳,眼睛瞪大:“警……警方?”

陈伟森用关爱傻细佬的眼神看着他:“时樾难道不是警方卧底么?”

“可……可是我……没说……”

“你吱吱呜呜那副样子,智商正常人士都会猜到。”陈伟森走近威廉,揉揉对方来不及整理还乱糟糟的头发,“我只在乎你的安全,其他的,我会给你自由。”

威廉感动的眼泪都快流出,慌忙掏电话打给郄浩,约定见面地点,然后终于不用偷偷摸摸,换了衣服整理头发同阿哥一起出门。

地点是一家24小时咖啡厅,泰国深夜街面也少有人烟,燥热感却仍旧不散,热浪挤压汹涌,压的人喘息费力。

郄浩远远便见到陈家兄弟,他初时见到威廉,荧幕偶像活生生出现在面前,他曾有一秒失神。

怎样漂亮的男孩,能让天光无色。他有些理解时樾心情,沦陷在这样人物之下,只怕是人之常情。

边个会不爱威廉?

威廉讲,他想去帮手时樾。

分离两年,威廉每时每刻都在挂念时樾,生怕某天直接到牺牲电话,再也不得相见。他动用自己一切关系找到郄浩,只是为了能够独赴险境。

威廉说,他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的确如此。

威廉深爱时樾,就算被抓到也不会暴露时樾的卧底身份。

可他太过漂亮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

郄浩初时便怕这样的外表会给他的行动造成影响,甚至会引起危险。

所以当他知道威廉成功将定位器交到时樾手上时,着实内心称赞。同时他也知威廉受到家人禁令,便也劝说威廉放弃再次前往的想法,他也寻找适合人选准备慢慢渗透。

他未想到,威廉能够再次联系他。

“你好,郄sir。”

陈伟森开口。

威廉紧张的小口小口抿着咖啡,眼睛都不敢眨眨。

“我想知道行动计划是什么,我需要保证威廉的安全。”

郄浩看着威廉身边的人,经常在财经杂志上出现的人物,果然自带气场,他想了想道:“威廉的安全我们会尽量保证,但是雨地凶险,谁也无法做出完全保证。”

“你们是怎么计划的?”

郄浩看看旁边的威廉,沉思片刻终于还是开口:“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是时樾掌握着安宁集团犯罪的证据,但是雨地有信号干扰系统,我们无法监控到准确位置,时樾也无法将证据送出。目前的计划是,威廉携带定位器进入雨地,找到信号干扰系统并关闭,只要我们感应到了一点点信号,就可以准确定位,国际刑警会马上进入雨地成功抓捕。”

陈伟森听得眉头紧皱:“不行,太危险,而且威廉也未受过专业训练,未免会有差错。”

威廉听到阿哥拒绝,眼泪快出来:“可是时生已经在雨地十二年,如果换他人进入暴露了时生身份,那他这十二年就付之东流了。”

“你进入就不会暴露时樾身份?”

“不会的,因为安宁知道。”威廉扯出些笑意,“我钟意他。”

偏天地要生痴情男女,唔管气数长短,只求相遇。

“郄sir说了,如果我有危险可以用定位器报警,阿哥你就放心吧。”

威廉站起身,扯住陈伟森衣袖,就差滚地撒娇,无所不用。

终是留不住。

就算此次拦住,以后又该如何,他自无法时刻跟随,而依威廉性格,就算做够乖仔,恐怕在时樾一事上,也再难回转。

自他见到威廉提起时樾时那眼神,便知今日结果。

他再次叹息,只怪爱神搭错弓箭,点解如此死心塌地。

“别怕,如果安宁敢动你,陈氏也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威廉得到阿哥准许。

他连夜到达边境地带,到达雨地需要乘船穿越河流,他有些难心,不知这样凶险地带是否有人在此。

他未见,在丛林隐秘的一处,一个人目光热切的盯住他许久不放。

是巴特弗莱又入梦中?

阿飞呆呆想着。

他同伙伴讲起上次遭遇,说自己遇见神仙,同乡都笑他在发chun梦,即便有巫山神女,也不会肯入阿飞这样人的梦中。

现在,他又一次看到上次的人,他一遍遍比对内心中早已描摹千遍模样,连脉搏都藏不住喜悦。

可是,阿飞忽然又开始忧虑,连同再见的喜悦都变成焦躁。

我的蝴蝶,点解会出现在这里。前路凶险,千万回返。

对讲机里发出声响。

“阿飞,看见河边的那个人了吗?泰哥吩咐,渡他过河,船上弄晕,泰哥有用。”

“什……什么用?”阿飞结结巴巴回复。

“这是你能问的么?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小心泰哥怪罪。”

阿飞简直难过想要跳河,一定是泰哥觊觎仙女美貌,可他又畏惧泰哥惩罚,忧心忡忡。

威廉听见这边声响,小心寻来,竟然发现是上次熟人。

“你还记得我吗?哦对了,忘记你听不懂我说话。”威廉眨眨眼睛,指指对岸,做了个想要过去的姿势。

阿飞怔怔的盯着,嘴唇蠕动:“巴特弗莱……”

“呀,你还记得我呐!”

威廉笑起来,天光微微亮,朦朦胧胧映在威廉脸上,如同轻纱拂面,他指了指河里停着的小船,费力打着手势。

阿飞咬牙,不敢直视威廉的脸,他一声不吭带着威廉上了船,河水荡起波纹。

大概他会憎恶自己,这样烂仔衰人欺骗天人。

如何掉眼泪,自知身份都不对。只眼中偷偷望,把秘密嚼碎。

他想,他的蝴蝶一定会讨厌自己的。

 

威廉醒来时屋中漆黑昏暗,只居中有点盏昏黄灯光,他感觉自己头痛欲裂,手绑被绳子勒的血液不通,全身麻木。

瞳孔开始渐渐聚光,他终于看清楚一个人坐在他面前,手中在把玩着什么。

“你是谁……”威廉开口,声音因为长时间昏迷有些沙哑虚弱。

“时樾的死对头。”泰哥转过身,“久仰大名啊,威廉。”

他说着,将手中东西举起,威廉发现自己携带的定位器被他拿在手上。

“这个是用来定位时樾的吧?”泰哥笑,目光阴戾,“如果我没猜错上次你应该就已经把定位器交给了时樾。”

他手指轻动:“多谢你的好东西,很快我们就会定位到时樾位置,然后为他送去一颗炸弹,相信他会喜欢这份礼物。”

威廉摇头:“不可能,雨地到处都是信号屏蔽系统,你不可能定位到时生的。”

“你既然知道这个,怎么会不知道信号屏蔽系统是我的管辖?”

泰哥大笑,戏谑的看向威廉:“关一会屏蔽系统算什么,时樾死了,安宁就算不愿也得听我的,整个雨地,我就是老大!”

他有些癫狂,连同空气都带些诡异,小弟进屋汇报:“泰哥,已经定位完成。”

泰哥点头,一只眼瞧向威廉,他似乎很满意看见面前美人落寞模样,那样低落失魂,心头仿若有蚂蚁爬动,麻麻痒痒,生出些邪念施虐yu望。

他忽然贪念大起,安宁算什么,这样的美人才是极品,那模样真是我见犹怜,只是不能让时樾亲眼看见心爱的人被自己强上,可惜可惜。

“我按下这个按钮,你的时生就会灰飞烟灭了。”

威廉无法动弹,声音带些哭腔:“求你,不要!”

泰哥有心逗弄一番,可是担心夜长梦多,害怕事情有变,他嘴唇上勾,神情之中极其猥琐狠厉。

“放心,一会有让你叫的时候。”

说罢,他狠狠按下按钮。

 

 

 

雨地风势越来越大。

连带草木树叶被吹起,几乎遮蔽天日。

——“我刚刚,在想威廉。”

安宁嘴唇不自觉的颤动,她强装强大,声音却已经暴露。

“你……你再说……说一次。”

她感到自己无法自已,只有扶住墙壁才能勉强站定。

“我,在想威廉。”

时樾重复。

“我同你认识十二年,你每日都讲中意我,我们如何般配,今日你同我讲,在想威廉?”

安宁感到浑身冰寒,关节都咔咔作响。

她猛地掏出手枪:“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!”

时樾闭上眼睛,面无表情。

这一对垒,丢盔卸甲。

她同时樾十二年,敌不过威廉两眼。

愤怒、压抑、悲伤,她狠心扣动扳机,却不自己偏离,子弹深入墙壁。

原来预感果然成真。

骄傲自负被践踏。

安宁转身奔出房间。

时樾在屋中呆立,硝烟味道还未散去。

十二年压抑心事仿若都在那一句中消解,他竟然如释重负。

且不管如何收场,只这一刻欢愉也好作伴。

他听见楼下发动机启动声音,大概安宁气汹汹准备开车离开。

忽然,时樾耳朵嗡嗡鸣响,尘土飞扬,一阵巨大的震动轰隆而来,爆炸声响天彻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本来准备20章就完结的,结果又越写越多

所以今天多了一点点,希望没写成流水账,哈哈哈

感觉威廉被快被我写成人见人爱的杰克苏了,哼,我不管,对威廉就是带着私心的!人人都爱威廉!我不管!

还有啊,为啥大家都以为爆点是车,难道就不能是爆炸嘛,嘿嘿嘿🌚

依旧求一发小心心小蓝手小评论,么么么么

评论(8)

热度(59)

  1. sky星晨时代西伯利亚小河沟 转载了此文字